header photo

五柳村逐日收录与纪事

2017年7月

Blog Component

荣剑:走进二时代

July 15, 2017
转自 原创 2017-07-15 荣剑 荣剑闲潭
 
现在是大时代还是小时代?我看是二时代。何谓二时代?几年前我在微博上发过一个帖子,现引述如下:
 
几个二货粉墨登场,搔首弄姿于庙堂,自鸣得意于官媒,惊爆天下,有愕然者,有愤慨者,有怒骂者,有不屑者,亦有目瞪口呆者。史上有闻挟暴力而羞辱士人,有借金钱而作践学者,亦有以铿锵大词洗脑众生,却未闻有二货敢扫文庭,颂司马昭之心,唱后庭花之音,流脓美若乳酪,红肿艳若桃花。
 
就是有感于二货登场,大行其道,成为文化标志,我说这个时代是二时代,应该靠谱吧?文革时期,出了一个白卷英雄张铁生,让斯文扫地,但写梁效文章的还是北大清华的一批大教授。那时主席号召读红楼梦,许世友许司令不以为然,说这吊膀子的书有什么可看?让主席知道后被严肃批评,主席说红楼梦博大精深,是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,必须读三遍。圣旨下来,肯定是苦了许司令,让一介武夫去读三遍红楼梦那真还不如让他去深挖洞。我提到这事,无非是想说,在大革文化之命的年头,还是要讲究一点文化,舞文弄墨的事还是要找秀才,让丘八写书评,那是要出洋相滴,刘项自古不读书嘛。
 
现在是改革时代,尊重学习,尊重文化,白卷英雄不见了,满大街跑的都是博士和硕士,尤其是书记和市长,几乎个个都是博士,据说在秦城里,不是博士都不好意思出来放风,丢不起那个人。在这么一个文化氛围下,一个养鸡专业户,一个带鱼养殖户,初中生还是高中生?一头撞出了华盖运,进出庙堂犹如逛菜市场,风头一时无两,居然盖过这么多博士和教授,成为新媒体文化的代表,新文青的榜样,舆论上甘岭之战的突击手 。英雄不问出身了,时代变了,变二了。
 
说到二字,我一直不明白,为何这个数字会成为一个特定的称呼,成为愚不可及的同义语。在北京街头,一个愣头青晃来,说话不靠谱,办事不着调,老北京人有时就是给一个字的评价:二!真是简洁利落,可能这也只是北京人才有的风度。在上海,和二具有相似意思的词恐怕就要用三个字:十三点,语言的简洁性显然无法和北京比。再找找其他地方方言,比如在我的老家舟山,和二货意思相近的称呼叫油头,说某人油头,不仅是指其愚,也是指其装,装就是装逼。到了四川,是不是叫瓜娃子了?还有什么地方叫呆瓜?意思是一样的。在东北那旮沓,有被叫彪子的,说这人彪乎乎,就是二乎乎。中国地大,方言丰富,形容一个人蠢,词汇多了,弄出上百个来应该问题不大。但是,我相信,就概括性而言,比二更能表达出二的意思的称呼是不会有的了,哪位网友不服,可以报来听听。
 
用二来概括一个时代,二的现象就不能仅仅限于上述二位了,肯定具有普遍性,工农兵学商,凡是有人的地方,大概都少见不了一些二货。比如我前些天批评马云由无畏而无知,当了这么大的企业家了还想当大艺术家,写出那个鸟字自己不嫌丢人还要到处张榜公布,大家明里恭维他,私下里肯定说他是犯二。还有那些著名的教授,平时看起来为人师表,都是鬼灵精,个别场合一不留神就露出了二的本性。比如那个李稻葵教授,在国际会议上说,穆迪这么一个小公司,怎么可以评论我大中国的信用?这话传出去,人家回话了,问清华是哪个小学校?你看,清华上百年的历史,何曾受过这等羞辱,这不都是李教授犯二造成的吗?
 
如果要比赛谁更二,商家和教授肯定是比不过官家的。从官场上看,大致有个规律,官位越高者,权力越大者,二性也就约大,权令智昏使也。许多官僚,私下里聊天,妙语连珠,思想火花四射,惟独上了讲台,人就如同木偶,表情呆板,身体僵硬,只会照本宣科。由此看来,许多官人二,并不是天性愚钝,其实他们的智商和情商均不低,之所以屡屡犯傻,实在是因为制度愚人。当然,也有一种情况,那就是装傻,心里明镜似的,凡事看得一清二楚,就是装二百五,该表态时不表,该干事时不干,给组织部以忠厚老实的印象,指不定哪天就被提拔了。
 
人何以会二?缺少知识,读书少,肯定是个原因。有些人挂个博士头衔,书房里堆的书也是不少,但正经的书没有读进去,愚性难改。最典型的就是那个滇省长官,号称博士,居然不辨滇和镇,真是二大发了。因为此人屡念白字,该省上鸡邑村村民就担心省长来视察,不小心把邑念成巴,那闹的笑话就更大了。这或许是个特例,更多的时候,是权力让人愚蠢,绝对的权力让人绝对愚蠢。你看卡扎菲、萨达姆之流,原来智商很高,各类权术加厚黑术,几乎无所不通,但因为掌握了巨大的权力,可以指鹿为马,满耳听到的都是绝对忠诚的声音,干再多的蠢事也没有人挡着,犯再大的二都有人鼓掌叫好,二到这个程度了,也就是二到家了,最后就是自取灭亡。这类教训,历史上多了去了,其实一个二字,可以全部写尽。
 
以前有荒唐的时代,荒诞的时代,史书有所记载,比如酒池肉林,比如何不食肉糜?但比较而言,二作为一个普遍的文化现象,涵盖政界、商界和学界,上下互愚,上下皆愚,那肯定是破历史记录的。二,不是凡夫俗子标志,而是广大精英的所作所为,它的直接后果就是文化的粗鄙化和下流化,这个对国家和社会的破坏性就太大了。经常听到人们在说,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流氓有文化。依我看,流氓真有点文化那还好了,总算有点体面,如果流氓真的不讲文化了,准备二到底了,天下真的就是没理可讲了。
 
狄更斯描述过他的时代: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,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。这个关于时代二重性的描述似乎可以适合任何时代。对我而言,我当然愿意生活在一个最好的时代,如果不能,我宁愿生活在一个最坏的时代,也不愿意生活在一个二时代。悲夫,我是不是已经进入了一个二时代?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写于2017.7.15